俄文阿菈

大学生

旧事.1842

        王嘉龙觉得自己有点晕,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大哥给,给送人了……
就那么,大笔一挥,他就得,坐上别人的船,去了别的国家,背井离乡了,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现在他的监护人,大不……,英国,妈的,那人名字太长太奇怪了,英/国,英国佬,脸色阴沉地吓人。
        “乖乖的,过几天领你去见女王。”那人蹲下时要踮起脚尖,
    “眉毛~”
     “啊?什么?你刚刚说什么?哈哈哈哈……”
        王嘉龙不知道这人有病到喜欢别人嘲笑自己那双不被吐槽有违天理的,的,眉毛。
      “哈哈哈哈哈……你太可爱了!”亚瑟觉得自己心情突然好了一些。
           “来来来,啊哈哈哈哈!”
         王嘉龙被扯到一面镜子面前,眉毛,眉毛,妈的,我的眉毛!
         
          王嘉龙觉得英国家里什么都怪:船永远都是在冒黑烟,无数的东西从无数的地方被载过来,有日夜乱叫的各种机器,又有无数的东西用不可思议的速度造出来……
        还有辫子,他们没有辫子,他们也不许自己留辫子,妈的,今早,亚瑟把我头发剪了!!
        今天,我见到了英国家的女王。女人,戴着王冠的女人,站在不远的地方,她冲着我浅浅地笑,亚瑟向她跪了下去,他跪了下去,我不想跪,我也不会他们的那种跪法。我该干什么?!
   我害怕,我害怕,所有人都看向我,他们都看着我,我害怕,我害怕。
      “松手啊,笨蛋!!”亚瑟低声向王嘉龙提醒,他不知道这孩子手劲那么大。

          那天晚上,眉毛家族千年不遇的打算来一个小聚会,啊?为什么?因为王嘉龙会做饭。
啊?雇佣童工?妈的,那是大英帝国的优良品质嘛!
        王嘉龙做饭坐到亚瑟旁边听那家伙厚颜无耻地说“明明做的没我好吃”时,特别想拿早上自己没咬动的死扛饼打他。
         那顿饭吃的相当压抑,不过,王嘉龙习惯了,在家也一样,自打,大哥学会吸大烟以后。
        
          “啧啧啧!你他妈怎么还不走啊,混蛋!”亚瑟冲点了一根烟躺在沙发上的苏/格/兰大喊。
          “铃铃铃――”亚瑟家的电话叫了起来,王嘉龙吓了一跳,他还是没熟悉这些新奇物件。
           “啊?啊!等着!”亚瑟用神勇的速度去换衣服。
        “我回来的时候不想看见你!”亚瑟不知道又为了什么奔向夜色里。
            嘉龙有点累,到了这个点儿,大哥一般会讲故事哄着他们睡觉,当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大哥在谁的床上?
          “啧啧啧~”苏格兰看着昏昏欲睡的小家伙心里痒痒的,“来来来~”
    王嘉龙站在原地不肯动,他怕,他看着昏暗光线下格外明亮的红色烟头有些害怕,他不知道那个红色的东西会不会熄灭在自己身上。
       大哥就那么干过,当时自己踢翻了大哥旁边的一张小木几,吸着大烟半梦半醒的大哥拿着烟杆狠狠地抡过来……
       
         苏/格/兰并不知道王嘉龙想的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他确实是想小小地吓一吓自己弟弟抢来的弟弟。
          当然,苏/格/兰只是想想罢了。
       “啧啧啧,”苏格兰起身走向亚瑟的卧室,“过来!”
         王嘉龙绝望地挪动自己的腿。
        
        如果小嘉龙没看见亚瑟那间被苏格兰打开的宝贝柜子,那他还会关着新世界的大门,很久很久。

        “啊啊啊啊!!”
          亚瑟觉得自己想,想投大西洋自尽。
        他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出去了半个多小时,回来就,看见,自己的宝贝柜子里的宝贵,衣服,对,包括,他的护士服、警服,还有王嘉龙身上的那件旗袍,以及,那些不可描述的器具。
啊!被一件件的摆在床上!
       “呐,你穿的那个超短的小旗袍,这小鬼穿着好长呐!” 苏/格/兰完全不知道自己一丝不挂地样子有多像一个叫弗朗西斯的混蛋。
           “啊啊啊啊啊!你他妈给我滚!!!”
亚瑟觉得自己想杀人,他一把把脸上已经什么表情也不会有的香港搂进怀里。
           “啧啧,装,英/格/兰你他妈继续装~”苏格兰随手把一条不知道干什么用的领带扔到亚瑟脸上,“装,装好人!?海盗!流氓!你他妈装什么好人!你抢来这小鬼不他妈就是要玩的嘛!!”
      “滚!这是我弟弟!!”
        “哈哈哈!英/格/兰你个智障!弟弟!哈哈!你之前的那个弟弟,美/利/坚,你一直没碰过,最后呢?!不是跑了吗!?哈哈!你装好人不也没用嘛!”
       “你!滚啊!”

        那天晚上,我们骄傲的大英帝国家里骄傲的英国人民拒绝承认,那天晚上有人用法国佬的行走方式奔驰在大英帝国的土地上。
     
       “睡觉吧!”英/国收拾完自己那堆见不得没人的衣服,简单把香/港洗了洗后,把自己和香/港扔上了床。
         王嘉龙很困了,他没注意背对着自己的英国佬一抽一抽地在干什么。

   那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我背着一身炮竹,赶跑了那个粗眉毛的家伙,可是,我回头,却找不到我大哥,
啊,回不去了。 

     梦醒了,给我擦泪的人,有一双粗眉毛……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