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文阿菈

大学生

战胜,战败

   史向
   国设
    
      先不说,法/国躲进英/国家的时候,他受到怎样的大不列颠式的嘲讽和阻挠;也不说,王耀抄着铁锅跟本田菊拼的时候,他忍受着怎样撕裂的痛。
     反正,他妈的法/西/斯败了。
    路德躲在地下堡垒里,面如死灰。刚从东线战场回来的普/鲁/士又去了匈/牙/利家里,颇为吃力地把打算抱露西亚大腿的男人婆绑了回来。①
    普/鲁/士推着匈/牙/利往回走,盯着那男人婆破破烂烂的衣服,心和被匈/牙/利打过的脸一样,火辣辣的痛。可是,自己比匈/牙/利好不到哪里去,他跟那只大鼻子熊打的太惨了。他还想像曾经那样无比潇洒地送她一件遮体的衣服,他还想像曾经那样无比潇洒地帅她一脸。可是,不能了。
     他们一路走,看着炸毁的房舍,看着脸上挂着泪痕的卖报少年,一路的心惊胆颤。
       
      可是,没办法,我们不能输了,因为;我们输过,我们知道那种滋味,我们知道那种痛。

       
        普/鲁/士听他们说,希/特/勒自杀了,他已不再有什么感觉,他送走了那么多的上司,多一个,他已不在乎。
     他不能不在乎的是——
      冲进地堡的苏联人。冲进地堡的苏联人直冲冲把匕首插进了路德的心脏。

        “那张一连几天都没什么表情的脸,瞬间疯狂地爬满了绝望。”这话是奥地利很久之后讲给路德听的,路德知道奥地利是个不错的音乐家,但不知道他还会写诗。
     “哈哈哈!”那是战后路德第一次笑,笑出了眼泪。罗德被他笑的莫名其妙,他不知道路德是在笑自己还是笑那个笨蛋先生,应该是在笑自己了,毕竟,笨蛋先生不在这儿了。

         伊万和他的国民不大一样,他不喜欢冷着一张脸,他总是在微笑,包括路德和基尔冲进他家门开始砸他屋门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会打回去,就和现在一样。
      露西亚提着水管站在门口,普/鲁/士抱着自己浑身是血的弟弟。露西亚站在那里逆着光,基尔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那人像一堵墙,挡住了所有的光,挡住了所有希望。
     “啊吆,小基尔我们又见面了哟,这次可是在你家奥!”露西亚在这个最值得庆祝的时刻,还能笑得人畜无害。
       其实,当他让自己的旗帜绽放在柏林上空时他就很想哭。他没真正在意过什么,他不在意他的上司多冷酷无情,他不在意他无数的国民死在大大小小的动乱里。
       可这次他在意了。这次,他又面临了兵临城下的危机;这次,他又用人命滋养自由的花;这次,他夜夜梦见蒙古人的马蹄踏过他冰冷却又炽热的身躯;这次,他真的差点要没完了——带着他的“朋友②”一起。
      

      “呐,基尔,你现在的表情特别像个小姑娘,
        像个要被德国大兵强暴了的苏联小姑娘。”
         露西亚敛起笑意。那一刻,普/鲁/士觉得他带来了西伯利亚的风雪,冷。
        普/鲁/士跪在露西亚投下的阴影里,昂首却无力地说:“我输了,露西亚。”
        露西亚再次笑起来,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我的小基尔可没输哦,
  输的人,是德/意/志。”
       普/鲁/士忘了露西亚拿着水管往浑身是血的路德身上抡了多少下,也忘了自己连滚带爬地替路德挨了多少下;他只记得,最后自己哭着说:我什么都可以做,跟你走也可以,别动我弟弟,拜托了!
         他只记得,那人停了手;他只记得,那人说,好。

          
           路德还没醒,普/鲁/士觉得自己有点,有点快要撑不下去了。
          今天,他被露西亚拎进会议厅,被所有人骂,骂了什么?他只记得,英/国的上司说“普鲁士精神是万恶之源”;还有什么?被人拿枪指:英/国指完,法/国指;还有露西亚那个疯子的疯子妹妹,一连几次要过来砍他,被露西亚拦住了。他记得,意/大/利那两兄弟,站在美/国后面,低着头,不敢看过来。

       

      现在,普/鲁/士跟奥/地/利被关在一起,德/国躺在一旁狭小的床上,还在昏睡,呼吸时紧时慢。
       普/鲁/士看着自家弟弟梦中紧皱的眉,心乱成一团,他不知道,他的弟弟是否能撑得过去。撑过当下,他又将面临什么?自己究竟能替他再承受多少?
        “你最好掐死他,现在。”奥/地/利说出这话的时候,普/鲁/士扑了过来,打算掐死他。
         奥/地/利狠狠踹了普/鲁/士一脚,这并不能把普/鲁/士从他身上赶下去。
     “来!来!你把刚刚那句话重复一遍,罗德里赫!”
      奥/地/利不再挣扎,他省下力气来表达他憋了一百多年的心里话:“基尔伯特,你就是个只会窝里横的混蛋!你除了打我赢得那么利索,你还赢过谁?!现在这局面怪谁?
你一直说,神/罗是我害死的,可你知不知道,每次你挑起内战的时候,那孩子总会痛得一身冷汗,然后还要告诉我,‘没什么,一点都不难受’。
     你知道,我看着那孩子伤痕累累,最后走路都走不了时,我心里是什么滋味吗?!”
       奥/地/利忘了自己该有的模样,小少爷现在一点也不像贵族,现在的他有点歇斯底里,他把眼镜扔一旁,扯着普/鲁/士的领子,一面喊一面哭。
    “你知道吗?1806年8月6日,弗朗茨二世放弃神圣罗马帝号的那天,我可是很高兴的,因为,我的神/罗,他终于解脱了——”
       弗朗西斯在普/鲁/士他们牢房门外站了许久,伴着奥/地/利的哽咽呜咽以及普/鲁/士的沉默,他无法让自己停止叹息。③

      

        “呐,基尔,你把神/圣/罗/马埋到了哪里?”奥/地/利哭了好久,他有些昏昏欲睡。
       “他被我葬在只有黑鹫才能到达的地方。”
     “是吗?那真好,我希望那里能开满火绒草。”
普/鲁/士吻了吻睡着了的奥/地/利,让他的头靠上自己的胸膛。
        “我希望那里能开满矢车菊。”


注:①1944年,东线战场战局发生逆转。匈牙利秘密地同 苏联 美英 协商投降倒戈事宜。但此事被希特勒发现,3月12日,命令德国部队直接占领匈牙利的重要设施。并于3月15日,邀请当时的摄政者到到一处宫殿并将其扣留至18日。这期间,匈牙利军队 处于无指挥状态,德国军队大举进入匈牙利,军事上接管了匈牙利的武装力量,并直接归希特勒本人指挥使用,直到1945年,德军溃败至本土附近,匈牙利实际上是处于被德国军事占领的状态。             ―――――――   百度出来的
        ②就是 苏/联那些加盟国:爱/沙/尼/亚他们,加引号是因为,有多少人真正把我们的伊万小天使当朋友啊
        ③拿破仑为了吸引更多国家加入邦联,决定亲手终结神圣罗马帝国。因此他对奥皇弗朗茨二世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他解散神圣罗马帝国,并且放弃神圣罗马皇帝和罗马人民的国王的称号。最后弗朗茨二世于1806年8月6日放弃神圣罗马帝号,仅保留奥地利帝号。神圣罗马帝国正式灭亡。―――――――――――百度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