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文阿菈

大学生

旧事·60年代2.0

故事背景是露西亚把普爷跟小苏/联关在一起了。没错,是,小小的,苏/联。

        “伊万!伊万!”小正太醒来时发现伊万不见了,这无所谓,这习以为常。但是,妈的,我旁边躺着的是,社会主义的敌人——资本主义、封建主义、军国主义——普/鲁/士!!
“伊万!”

“你醒了。”基尔并不知道他们睡了多久,他伸手想去摸摸那个像受惊的小兔子似的小鬼。
毫不意外,基尔的手被狠狠地拍回来。
“伊万!!”小正太缩在墙角的样子让普/鲁/士很无奈。
“你别怕,我,我不是已经,已经投降了吗~”普/鲁/士举起手生硬的做出自己没怎么做过的投降姿态。
“伊万!伊万!你来啊!杀了他!!伊万!”小正太哭了出来。

      普/鲁/士觉得自己头很痛!!
     还好小正太很快停住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当着敌人的面哭出来,太,太怂——他怎么能向敌人示弱!!
但是,普/鲁/士看着小正太换上一张‘宁死不屈’的脸,觉得头更大了。

“好孩子,你能不能别这个表情,我,”普/鲁/士咽了口唾沫,下意识地用手去遮盖脸上那块让他看起来是个坏人的疤,“看起来像个坏人吗?”
“伊万!伊万!我们的敌人还在狡辩!伊万!”

          小正太声声呼唤的伊万,此刻只是觉得自己感冒了,妈的,一早上喷嚏不断;
可是,妈的,以前老是来卖假药的那个家伙,他不会来了。

       “伊万!伊万!”小正太体力不支,贴着墙角的身体开始往下滑。
      “别喊了,伊万又没死,你嚎什么丧!”基尔侧侧身,单手把小正太往自己怀里拉,软软的,软软的小家伙啊。
       基尔并不是生气了,他对付小孩子还是蛮拿手的——哄不好就吓一吓。
      也许是真的累了,也许是多少有些畏惧普/鲁士那张带疤的脸,小正太并不挣扎。
“小鬼,你什么时候被关在这儿的?”
“我叫苏/维/埃。”
“叫苏/维/埃的小鬼。”
“伊万!!我们的敌人诋毁人民的政权!伊万!”
啊,伊万!放我出去!本大爷跟你的智障弟弟语言不通!

“伟大的苏/维/埃/共/和/国啊,您能不能告诉我,您,是什么时候被送到这里被你的人民保护起来的?”

“凭什么告诉你?!”小正太眨了眨眼睛,金色的眸子暗了些,“我不知道,我,我忘了。”

“那个,额,外边,是不是,有,太阳?”
“有。”基尔觉得心脏有点紧。但是,这只持续了几秒。

“它在哪?你什么时候见到的?”
“在天上,本大爷,自打生下来就跟它天天见!”
“它,也会照耀封建阶级和资产阶级!!”小正太觉得自己对太阳的渴求消失了,它怎么能不分敌友呢!它怎么能照耀敌人呢!!它!啊!
基尔觉得自己刚刚那个白眼翻得太大,现在,他眼疼!!

                 普/鲁/士很快发现露熊藏着的这个小家伙真的是——有病——不是骂他,脑子里除了阶级斗争就是无神论——这让前身是为上帝而战的条顿骑士团的基尔很痛苦。
       此外,基尔发现这个明明拥有极广领土的小鬼身体是有问题的,他根本不会长大——和神罗一样,长不大。
这——活该!他本身就是个怪物!
可他是个孩子~
     长不大的孩子啊——你能在这纷乱的世间活多久?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