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文阿菈

大学生

【金钱组】【极东组】旧事.70年代

说一说,七十年代的故事吧。
 

     王耀跟露熊闹翻了。阿尔超得瑟地去拜访王耀。二人的上司们心照不宣地只谈未来不谈往事和意识形态。只有阿尔那个ky在私底下问王耀:
“你是不是觉得露熊比我弱,比较好甩,你才跟他的?”
      “噗——”王耀一口茶喷了出来,擦了擦脸上的黑线:“是,是,你更强,你最强——”
         “露熊比我弱,你才跟他走的?”
        “——————不是。”
        “那是为什么?”
          “要你管!”
        阿尔回去的时候脸肿了,听说是被王耀那乒乓球拍打的,听说是在强推王耀的时候被打的。
       
    

      


       1972年的九月风颇凉。
        王耀等来了本田菊。
       那人似乎什么都没变,没了幼时的小巧,也没了30年代的戾气,但还是那双让人看不透的眼,还是过于疏离的客套。
         王耀听完那人长达10分钟满是敬语的开场白,笑地很无奈。
         
         完成一整天正事和政事,王耀抬头望了望天,那月亮啊,圆得和当年一样。王耀瞅了瞅身边的人:“我领你去喝酒去。”
          “――――――――……嗯。”
  
    很多年前,王耀说,“日本是我最引以为豪的弟弟。”
       那时的日本,也是这么回答的“――――――――······嗯。”
        王耀拉着本田去了当年的那个院子,里面的荒草没过膝盖,院里有的那口大缸前几天刚刚被一脸正气的造反小鬼们打的稀烂,王耀并不怎么心疼,妈的,老子这些年丢的毁的东西太多了,不差这一个了,圆明园烧的时候,老子也不心疼,真的。
        王耀一杯又一杯把酒灌进肚子,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但他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要不然他早晚得憋死,有些事过去了,可有些伤,怎么怎么也愈合不了。
      日本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妈的,本田菊,你有种给老子坐直了!”
   
      本田听完王耀这句粗口险些把嘴里的酒吐出来,他不知道王耀能说出这种话,但他不自觉得尽力把腰挺起来。
       “哈哈哈!日/本你坐不直了阿鲁!”王耀让自己躺下,用手遮住眼睛,他肯定是醉了,他不知道自己酒量这么差了,“你呀,身上有鬼,他压着你呢。跟我之前一样,他们让我跪着,你记得那时候,那时候你站着呢,你,那时候,打我来着……”
       王耀尽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哽咽,“现在我站起来了,你看,我不怕美/国,也不怕苏/联……”
       
        “以前是在下失礼了,在下只是看您……”本田想不出一个词,一个即能很好的地描述当年王耀的惨状,又不勾起王耀翻旧账的兴趣的词,很不幸,找不到。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当时,我想帮你,王耀。”
        王耀觉得自己刚刚喝的酒是假酒,现在他有点反胃。
         “那,你为什么想‘帮’我?”
           “您帮过在下,在下很多东西是您给的。”
   

         王耀不自觉地冷笑,我怎么帮你的?打你?往死里打你?我给你的什么?狼子野心?欺负勇洙的权利?拎走台/湾的权利?
          王耀坐起来,猛灌一口酒:“别这么说,我什么都没给你,什么都是你自己学的,你不欠我。你跟我没关系,一点也没有。

        真的,没关系,你跟我,没一点儿关系。”
       
       

        王耀睡过去,他觉得自己太累了,往事啊,想想都累。
        没怎么喝酒的本田,端坐在那里慢慢品味王耀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也觉得累,这些年阿尔对他“太好了”。在往前想想,他颇为怀念他亲爱的盟友路德的哥哥――基尔。如果自己有那么一个哥哥,现在,就不会这样!他能把全部都给弟弟,王耀,你怎么就不能呢?

        

       为什么不能?为什么?
       因为德意志是基尔的唯一,而我的弟妹太多,你只是其中一个。因为德意志的国民包括基尔的国民,而你攥着我的心脏挤出30万人的血量。因为基尔拖着德意志走向两次灾难,可路德心心念念的是哥哥;而你在走到我前面之后,我成了你“心心念念”的“支那”。
 
日本,你他妈跟我没关系。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