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文阿菈

大学生

旧事.60年代3.0

爱沙/尼/亚他们很苦恼。他们发现普/鲁/士不见了,是的,不见了。俄/罗/斯先生天天还是笑得那么毛骨悚然,这几天居然好心肠地亲自煮肉汤给大家喝。

他们不敢喝,真的,那是什么肉?俄/罗/斯先生又不是没给他们炖过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不过他们也不想多问,普/鲁/士,那种家伙死了才好!当然,遇见匈/牙/利坐俄/罗/斯卧室门口哭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劝一劝——‘在/俄罗/斯手里,死了比活着强。’

露西亚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去看望他的小加宁格勒和小苏/维/埃!

现在基尔又是活蹦乱跳的了,做那种事情,乐趣多了!

“滚!妈的!露熊!滚!”基尔费力地把莫名扑过来的露西亚往一旁踢。当然,和往常一样,这没什么用。
于是基尔选择在自己内裤被脱下来之前,去蒙一脸呆萌的小正太的眼睛——“别看,好孩子!”

“我不!放手啊!混蛋!”基尔觉得小正太真正比他的对手阿尔,强大的地方是ky的程度。

“闭上眼,别看!”伊万啃上基尔的锁骨。

“为什么?我不要!伊万!你们在干什么?”

“我在惩罚共产主义的敌人奥!”基尔明显感觉到到露西亚在憋笑,他也想笑,妈的,这惩罚——

“那我为什么不能看?!”

基尔强忍着露西亚的手指在那个不可描述的地方带给他的不可描述的不适:“好孩子,你用心感受!”

露西亚差点没把基尔的喉结咬下来,感受什么?

接下来在狭小的床上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的二人尽力不发出会让小正太困惑的声音,当他们筋疲力尽地结束时,他们发现小正太已经蜷缩在墙角睡着了,小小的脸埋在小小的手掌里。

“妈的!露西亚!你这个混蛋!”基尔突然想起自己跟这孩子关于太阳那个不怎么愉快的讨论,“你该放这孩子出去!妈的!”

“我不想。”伊万微微整了整自己刚刚做剧烈运动也没摘掉的围巾,“谁也别想从这出去,他,还有你,都不行。”

“妈的!伊万!你怕这孩子取代你,你怕到不敢让他见见太阳!”

“基尔,他出去只能是死!”伊万再次扑到基尔身上,“你们都想让他死!我知道!你想让他出去,你想让我那些脑子和心肠都是铁做的上司发现他,把他拿到台面上跟西方那群家伙斗,你想看他没头没脑地撞死在他根本不了解的世界里!”

“对,我想!”基尔去护住自己的脖子,“妈的露熊!我宁愿他死,我也不想看他一辈子不知道什么是太阳!”

“他一天到晚在想什么,你应该有知道!他出去只能是失望!外面根本不是他想象的样子!”

               “那你个傻逼就天天给他送这种傻逼报纸逗他开心吗!”基尔指着桌上伊万刚刚拿过来的几张报纸大声反驳――“你他妈还拿58年的玉米来糊弄他!!!你有种告诉他,告诉他现在那些土地还能种什么!!!”*注①

伊万愣了愣,那些报纸,啊,也许真的骗骗这个满脑子是梦的小鬼;
但骗不了基尔这个老油条,也骗不了自己——他自己一直都知道自己上司在脑子抽风,从前的那个,现在的这个,都是心狠手辣的疯子!!!*注②

“哈!基尔,不是有人也捡了一筐子鬼话去骗人,去骗自己弟弟,然后带着他们南征北战,然后,然后你们就输了——哈!我不说了!”伊万好心地看了看基尔的脸色,住了嘴。

“我跟你不一样,我不会放弃我的东西,我不会让这孩子自己傻跑,我会掌握住局势的。”

“祝你早日掌握住局势。然后,”基尔坏笑起来,“然后,把这小鬼藏得更隐秘,然后,多出几份报纸,多哄哄你这白痴弟弟!”哼妈的,你就是担心小正太取代你,垃圾!

“你!——”

露西亚要离开了,基尔疲倦地搂过睡得蛮香的小正太,目送露熊一步步踏进灯光照不到的黑暗,死去吧,你个混蛋!

“对了!”露西亚猛地回过头,吓得正在做奇怪表情的基尔脸差点没抽筋。

“有人托我给你个礼物!”

一个泛着冷光的物体被抛过来,砸进基尔的手里。

“铁十字!”

“谁来过!?路德还是谁?”基尔死死攥起拳。
露西亚站在原地笑得不明不白,“嗯哼~晚安。”基尔那一瞬间惊慌失措的表情让他很开心。

      “喂!露熊!~”基尔最后还是放弃了询问,露西亚已经走进了黑暗里。

      基尔把脸埋进手里,感受那个小物件带给自己的冰冰凉凉的触感。

古龙水的味道,小少爷的味道,啊,是那个笨蛋少爷送来的啊!

哎,那个笨蛋小少爷用了什么招让露熊同意把这个给自己的?啊,不用想也知道——身体,妈的,那么娇弱的小少爷,竟然还没被英/国法/国他们玩坏!哈!也是,那个小少爷可是用身体撑了神/圣/罗/马/帝/国那么多年!

神/圣/罗/马,
神/圣/罗/马——我的神罗――

妈的,小鬼,你不用给本大爷擦泪!本大爷可没哭!
本大爷只是,有点,累了——好孩子,睡吧,明天,明天我们还要醒来。

可是,我的神罗,他不会醒来了——

还有我的路德,一定一定要在每天早上睁开眼啊~

本大爷,不哭了~

注①:赫鲁晓夫执政时期,苏联政府为解决长期以来的粮食缺乏问题,开展了大规模垦荒种玉米的活动。苏联粮食总产量虽然从1954年的8560万吨猛增至1958年的13470万吨,但由于缺乏周密的计划和科学方法,不尊重自然规律,不加分析地废除草田轮作制,破坏了生态平衡,致使新垦区风蚀严重,沙暴频繁。1962年,苏联有几百万公顷土地遭风蚀。(基尔那么聪明,这一点会想明白的,别问我,为什么与世隔绝的基尔知道这么多。)
注②:猜猜是谁,五六十年代的,露熊家的领导人都蛮狠的←_←小露露那么温柔,肯定讨厌他们……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