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文阿菈

大学生

自由.死亡

         重发

伊万家的11月绝对是让人特别失望的一个月份,空荡荡的荒野空洞得让人心疼——什么都没有——除了拼命喝酒打老婆的男人。

基尔颇有兴致的带着小正太在附近村庄里逛,遇见一个痞气十足的女人,揪着一个小孩死命的往一个男人家里推,

“妈的,你带他走的,别给我送回来!”那个男人这么说。

“基尔。”

“啊?”

“你别把我送回去。我怕伊万也不要我。”

“你见过兔子吗?我带你去抓兔子。”

刚刚还看得相当起劲的基尔,随便找了个理由抱着小正太离开。















路德感觉很不好,这让他脸色很不好,不好到吓哭了费里和罗马诺。

11月9日的那个晚上,那个28年零三个月没有一天自己不想把它踹到的那堵建在自己心尖上的墙,倒了。

这很好,但是——普鲁士呢?基尔呢?哥哥呢?

当自己抓着露西亚的领子这么问的时候,那个混蛋笑得差点没逼自己拔出枪:“我已经把他放了,说不定,基尔君现在正在某处看星星呢。”

     

“看星星~”路德看着到自己无所不能但也命不久矣的情报组织给自己送来的照片时,杀人的心都有。

那是一张11月9日晚上的照片,自己那个智障哥哥确实是在抱着一团衣服坐在不知道是哪的大草原上看星星。

这无所谓,这可以理解为露熊那个混蛋把哥哥脑子整坏了。但是,脑子坏掉的哥哥居然能成功地把跟踪他的人全甩了!!!妈的!我的胃药!

如果说吃个药都要被打扰的话,路德是真的打算给按门铃的那个家伙一个过肩摔了。

“嗨,阿西!”普鲁士并不知道自己为了不当着路德的面哭出来而随便找了个犄角旮旯哭了一下午的自己现在看起来有多狼狈。

“哥哥!!!”路德当时并没有注意自家哥哥裹得厚得猥琐得,像个他见过很多次杀过很多个的东德特工,露西亚扔给基尔的行头原本就是想让路德不痛快——在看见自家哥哥的第一眼。

路德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哭了出来,明明,明明之前想过千遍万遍的是要给哥哥一个拥抱然后以守护者的姿态然后告诉他‘没事了。’

就像从前哥哥他做的那样——无比坚定且自豪地说:“有我在就没事了!”

多么美好的重逢啊!

但是,普鲁士不那么认为,他觉得事态很严重。他不确定在路德检查完他的‘行李’后,会不会把自己扔出去——连同自己怀里的小家伙一起。

“哥哥!你!”当路德看见自家哥哥小心翼翼跟剥粽子一样剥出来的那个瑟瑟发抖的小鬼时,他觉得自己那个叫做‘胃’的器官,没啦。

“路德,你能不能,别,别吓到他。”

基尔在路德把自己连同怀里的小鬼一块连推带拽地扯上楼之后,充分见识到了自家弟弟的成长——男人的成长。

生硬地把小正太从基尔怀里扯出去,路德基本上是把他扔到了地上——妈的,柏林的地板也比俄罗斯的床好吧,给我睡地板去!

基尔痛苦地发现自家弟弟疯起来不亚于莫斯科的那头熊,自己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路德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才冷静下来,妈的,阔别45年之后,自己对哥哥的这番爱意表达的有点,有点,额~猛烈。

“路德,我快死了~”

路德停下所有动作。

但是,普鲁士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去捞掉在地上的小正太,妈的,路德把自己差点从嘴里蹦出来的道歉的话又重新咽了回去。

“你不给我介绍介绍这小鬼是谁吗?”

“这是苏/维/埃。你知道的,苏/维/埃~”

路德不知道自家兄长是怎么摆出和被自己发现造白旗的费里一样的表情的。

“扔了!”
“路德!”

路德觉得自己不光胃痛,现在他头疼心疼肺疼,哪都疼,妈的,自家哥哥刚回来就整这么一出好戏,露西亚真会玩!

他绝对是故意的。
    

“我保证不给你添麻烦,路德,我保证!”

妈的,哥哥他妈的你这话听得我很难受你知道吗!

于是,基尔和我们命不久矣的小正太就在路德家住下了。当然,这事路德并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他也很苦恼,全世界都再问:‘你哥哥呢?’居然包括伊万那个存心让他不痛快的混蛋,他完全地把哥哥这口锅甩干净了。

可是呢?!自己绝对不能说出哥哥已经回家的事实——他带来的那个 小东西怎么解释?哥哥跟伊万生的?!

好在那样的日子并没持续多久,路德忘了具体是那一天的清晨,哥哥出现在自己床前。

“早啊,阿西~”

路德记得每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但那一天的日期他选择忘记,他记得自己说了一句“圣诞快乐”,然后,对,那个清晨是在拥抱他不断颤抖哭泣的哥哥中度过的。

“欢迎回来。”路德这句话憋了两年。

“呐,基尔,我死后会怎么样?”

“上天堂,我的好孩子。”

“可我不信神啊。”

“上帝信任你,我的好孩子。”

    “基尔,天堂里面有什么?”
    
“你想要的一切。”

“我能在里面搞合作社吗?”

“额~~~”

“我开玩笑的。”
   

     “基尔~”

     “啊?”

“谢谢你~还有啊~

     再见~”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