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文阿菈

大学生

旧事.1945.――我这么坑,你还爱我吗? ――爱

路德醒了,在面对奥/地/利注定要回家,普/鲁/士注定要挂,的状况还能醒过来,这――的确是个奇迹——弗朗西斯是这么想的——于是他好心地给意大利打了个电话,请他来见证奇迹。

我们的费里小天使,真的来了。呐,就是在路灯底下蹲着的那个。这——把我们因为胸闷出来散步的大英帝国吓了一跳。

“喂!!妈的,你怎么敢来这儿!”亚瑟看着地上和自己身形无异的影子,理了理自己睡得有点炸的头发,甩甩头扯着嗓子冲费里喊——“怎么!被自家人嫌弃给扔出来了?!”

“哈,你他妈不会还想找路德收留你吧?!”

“你来搞笑的是吧!你差点杀了他!”

“当然,这种事我们可是要说句‘谢谢’啊!!没有你,那神乎其神地作战能力,我们很难赢啊!!哈哈哈哈哈!!!”

“喂,你为什么不说话~”

亚瑟自顾自地说了半天,费里却保持一动不动的样子,他只是蹲着,两臂抱着腿,脑袋深深地埋在臂弯里面,一声不吭。那根长长的呆毛垂着,像是睡着了,又像是死了。

“为什么,不,说话,”亚瑟觉得自己说得真的是,有点,过分了,“费里~~”

“下雨了~”

“什么?!”亚瑟听见那声小小的回应,微微抬头去看黑色的夜幕——下雨了,真的,大大的雨滴,砸下来了。

“我想见他~”费里仍旧未动,

亚瑟在他沙哑的声音里听到,不是懊悔,也不是愧疚的东西,只是爱意,只是爱。

“我想见他~”
“我想见他。”
“我想见他!”

费里开始颤抖,应该是,哭了吧,雨越下越大,亚瑟跟费里仍在原地,一个站着,一个蹲着。

我想见他,我想见他,给我一条路,让我去见我的爱人。我只要见到他就好,别的什么都不管——让我去见他!

“喂,费里,如果真是弗朗西斯那个混蛋叫你来的,你径直去找他,谁也不会拦你,但是——为什么不进去?”

为什么不进去?

我进去,干什么?我进去,那孩子,肯见我吗?见了我,他会说什么?啊,这是我亲手斩开的鸿沟,我已经,已经忘记了——怎么越过去,我已经——见不到他了——

费里停下自己的颤抖,无力地近乎要跪下去,——我见不到他了!!!!

亚瑟叹了口气。

不,费里,你会见到他的。费里,你会的。费里,他爱你,就算你背叛他,伤害他,他也,他也,没办法,恨你。因为,你和那个只会吃汉堡的笨蛋一样,你们啊,总是,总是,蠢得像个孩子——你们永远笑着,至少我们,真的想让你们永远笑着,哪怕是在被背叛以后——

“费里,起来~”亚瑟把费里扯了起来,“想见他?”

“恩?”费里透过泪水和雨水略带疑惑地看向亚瑟那双闪起光的绿色眼眸。

“想见他?那就——”亚瑟一个耳光摔在费里雨水和泪水混杂的脸上,“那就别嫌疼啊!!”

“我想,见他啊~~”

本来想观赏一下柏林雨景的弗朗西斯打开窗帘,就看见——妈的,路灯底下那他妈的是什么!!亚瑟,老子的费里小天使!!!嘿嘿嘿,别打脸!!

弗朗压抑住自己想冲出去的冲动,倚着窗台,看雨,也看英国绅士对一个“小天使”的暴行。

突然,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转身去了对面路德的房间。

    

   路德很方,这么一个大雨磅礴的夜晚真的,是勾出各种不好的回忆的绝好时节,啊,另外,弗朗西斯你他妈来干什么?

弗朗门也没敲就把自己塞进路德那满屋子压抑气息的房间。他径直走向窗户的方向,一把扯过窗帘遮住外面的下雨的夜幕。

“今天天气不错,出去走走吧,小路德~~”弗朗西斯回头看着已经能在床上坐起来的路德。

第一,今天天气不好,第二,现在是晚上,第三,你笑成那个模样是有什么坏事要发生?第四,我现在不想动,也没力气动。

“现在?”

“对。”

好吧,你就是想整我了!

于是我们站都站不稳的路德还是跌跌撞撞地撑着伞走出屋子,然后还和淋得跟落汤鸡一样,神情古怪的亚瑟打了个照面。

“嗨嗨,你怎么会去帮费里那孩子,”弗朗西斯扔给亚瑟一条干毛巾。

“帮他?开什么玩笑!老子不过是看见他就想打他一顿而已!那是帮?我帮他干了什么?自虐?”

“是吗?”弗朗扯了扯亚瑟没有擦干的几缕乱发,“你到底跟那孩子说了什么?要知道,那孩子要逃的话,你根本跑不过!”

“阿嚏!”亚瑟意识到自己怕是要感冒了,“话说,路德是你怂恿着大半夜出去散步的?!”

“好了,快点去换衣服吧,蠢眉毛!”

路德知道意大利喜欢哭,尤其是在遇见某个眉毛长得吓人的家伙并且被打了以后。路德知道意大利会干各种各样的蠢事,例如,在遇见某个眉毛长得吓人的家伙并且被打了以后不管雨下的多么大径直蹲在路灯下面哭。路德知道意大利哭的时候犯蠢就会哭个没完没了,这可不好。
会感冒。

就算这个混蛋又他妈的把我卖了,就算我倾尽所有去帮他他竟然又把我卖了,就算这次‘多亏了’他我直接把基尔他们弄丢了——

但是,他感冒了的话,还是不好啊~

      “别哭了~”

注:其实二战的时候路德也坑过意呆利和别的小弟,但是意呆利在二战后期,对德/国,真的蛮可爱的→_→
1943年8月6日,巴多里奥政府请求希特勒解除意大利的同盟义务,希特勒却命令德军准备攻占意大利。这时,巴多里奥政府迫于人民的坚决要求,于8月19日在里斯本开始与英、美正式谈判。9月3日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并规定:意大利武装部队立即停止军事行动;意大利应尽一切努力来“拒绝给予德国人对抗联合国家的便利条件”;盟国有权自由使用意大利的飞机场和海军基地。

(德/国应该真的生气了吧,直接冲进意呆义家里了,那场面一定是
路德一面跟亚瑟阿尔他们打,一面掐住举着白旗的意呆利喊:“你信不信我掐死你!!”)

脑洞好大⊙ω⊙

评论(3)

热度(19)